上一篇

牛钱深度专访 | 塑料东哥:交易体系介绍及化工行情展望

下一篇

牛钱深度专访 | 蔡拥政:碳中和背景下黑色的投资机会(专题一)

分享

牛钱深度专访 | 王海涛:碳中和背景下黑色期货的投资机会(专题二)

2021-09-08 16:26:27    牛钱网
王海涛:钢铁冶金博士,13年钢铁行业研究经验。本人专注于整个钢铁产业链的行业和企业研究,对产业链有深入理解,建立了完善的黑色产业链研究体系及平衡表。

微信图片_20210908162008.jpg

王海涛简介:钢铁冶金博士,13年钢铁行业研究经验。曾分别任职于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,任钢铁及新材料行业负责人。平安银行,从事钢铁行业和企业研究,任黑色金属研究中心主任。国际著名工程咨询公司Hatch,任高级咨询师。2019年加入华泰期货研究院,任首席研究员,负责钢铁产业链研究。本人专注于整个钢铁产业链的行业和企业研究,对产业链有深入理解,建立了完善的黑色产业链研究体系及平衡表。

牛钱网:您如何看待“碳达峰、碳中和”这一历史性的政策?“双碳目标”的实现对我们有什么意义?

王海涛:感谢牛钱网的邀请,“双碳政策”是基于全球气温上升,那是什么原因导致全球气温上升呢?科学家给出了解释:温室气体排放。并且IPCC已经先后5次做了评估报告,每一次都比上一次肯定:人类活动是造成全球气候变化的主要因素,所以这是一个大的逻辑。

随后联合国先后就此发表了几次国际协定,包括联合国气候变化公约、京都议定书、巴黎协定等,要求各国携手对应气候变化做出反应。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大国其实也一样,中国从1951年到2018年,每10年的平均气温提高了0.24℃,升温速度明显高于全球平均水平,所以这也是中国必须要实现“双碳目标”的重要原因。

首先截止到目前,全球已经有127个国家承诺碳中和,这些国家的碳排放总量占全球碳排放量的50%左右,经济总量占到40%。欧盟、英国、日本和韩国等,这些国家纷纷提出绿色新政,拜登上台后,也将气候变化置于内外政策的优先位置,更多的发展中国家明确了低碳减排的目标,所以“双碳目标”是全球性的、一体的。中国要融入到全球气候的政策环境中。

第二、大家也看到了端午节期间,欧盟的碳关税法案草案已经发布了,碳关税全称就是“碳边界调节机制”,主要针对进口到欧盟的产品增加关税,其实就是进口的产品和欧盟的产品在温室气体减排的成本上要一致,这个政策大概要在2022年完成立法,2023年开始实施。

最后中国作为全球贸易大国,实施碳达峰、碳中和是融入全球产业链的重要环节。对于国内来说,调整能源结构,引导企业绿色发展是非常必要的,中国有能力、有必要、也有决心实现2030年碳达峰、2060年碳中和,为全球气温升高、碳减排以及气候变化做出贡献。

牛钱网:我国作为高速发展中的大国,实行“碳达峰、碳中和”会不会不利于经济发展?

王海涛:碳达峰、碳中和毕竟是增加了企业的成本,从生产成本来看肯定是有所增加的,但是其实还要看到目前整个中国经济发展水平和历史阶段,目前中国的城镇化和工业化都处于中后期了,经济发展的动力也需要从原来房地产基建主导的重工业向金融、科技和包括高端制造业发展,这种转变既是欧美发达国家的转变的经验,又是国家倡导的,当然这种转变肯定会对能源的消费总量和消费强度有所下降。双碳政策肯定会对企业生产成本产生一定的影响,特别是碳排放比较大的企业。不管是投资成本还是运行成本都会有一定的影响。比方说,刚刚我们提到的电力、钢铁、有色、水泥这些能耗碳排放大户,盈利肯定是会受到影响的,比方电力企业需要进行环保升级,钢铁企业也是一样,要做到减排就一定会增加成本,毕竟全球还是需要健康绿色发展的,这些成本的增加也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
牛钱网:中国二氧化碳排放量全球居首,远超欧美国家,中国的减排形式如何?您认为我国未来减排的重点核心在哪里?

王海涛: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确实占全球的比较高,其实也是基于目前中国的钢铁、有色这些品种产量占到了全球的一半以上,而且中国的电力主要靠煤炭发电,其实也正是这几个因素导致了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肯定是高的。

那么后面减排的重点其实还是在于这些主要的耗能大户,刚才提到的电力、钢铁、有色这几个大的行业,特别是电力行业,如何去实现用一些非化石能源来发电,比如说光伏、水电这些通过改造然后降低电力行业的碳排放。那么钢铁行业其实也一样,如何多用一些废钢来降低我们整个生产的碳排放等等,这个应该是后期市场所关注的或者是企业应该关注的重点。

牛钱网:您认为钢铁行业的碳中和,会是黑色系的供给侧改革2.0吗?为什么?

王海涛:我感觉应该不算是供给侧2.0版本,因为我们提到的供给侧改革,是通过行政手段来淘汰落后产能,比如地条钢、小高炉、小转炉这些,但是大家也看到了供给侧改革的结果不是粗钢产量下降,那么核心的原因就是粗钢的消费一直在增长。从2016年以来,每年的粗钢消费都是增长的,有的年份增长10%,有的年份可能增长3%,所以才导致了我们供给侧改革的结果,钢铁企业的利润当然是向好了,但是产量一直在增加,所以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供给侧改革的结果。

那么碳达峰、碳中和要通过什么手段来实现,如果是全国性的压产,像前一段时间工信部部长提出来的,今年粗钢产量一定要低于去年,那么有消息传出来,今年要压减2000万吨粗钢产量。

所以如果是通过这种行政手段,就有点像供给侧改革2.0了,因为你和第一次一样是通过行政手段来压减供给的。但是如果是通过碳交易方式去实现碳达峰、碳中和的话,其实应该不算我们说的供给侧改革了,那就是一个市场化的减碳了。

至于会不会导致减产,这个就要取决于钢材的消费了。比如说如果我们今年的钢材消费增加了10%,你一定做不到减碳的,或者明年后年如果消费量一直增加的话,其实你做不到这种简单的目标,反而会增加企业的成本。

所以我认为它不是一个供给侧改革2.0,如果是的话要通过行政手段,这样的才有可能算是供给侧改革2.0.

牛钱网:近期国家出台了一系列的相关政策以及高层几度发声,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以及会对黑色系商品有什么样的影响?

王海涛:5月12号之前,整个黑色系商品价格大幅上涨,导致了下游企业纷纷抱怨,比如船舶协会、家电协会等纷纷向国务院反应原材料价格上涨导致成本增加,确实发生了这样的情况。但是我们也还应该看到这样的价格上涨,并不是只存在国内,只是国内的事情。全球的钢材价格都在上涨,基于两点:首先就是海外钢材消费大幅恢复,我们也测算了,按照1-4月份年化的话,海外的粗钢消费增加了1.4亿吨,那么1.4亿吨相当于一个欧盟的产量,或者接近于两个美国的产量,所以说消费量的增加确实比较高的,也导致了海外整个钢材价格的一个大幅上涨,特别是我们看到美国的热卷价格都到了1700美元,这种情况就是消费先行,供给不足所导致的。

那么国内的1-4月份的数据也出来了,整个的消费表现还是非常好的,而且我们的产量增长也是比较高的。

所以从这半年的表现来说,那就是供需两旺,需求好,供给也好,但是海外的供给其实是有点跟不上的,这才导致我们的大宗商品价格,包括铁矿石、钢材价格都出现了大幅的飙涨,所以这也是前一段时间政府频繁发声的原因,抑制整个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一个重要原因。那么后期在政府发声之后,整体价格也有了一个大幅的回落,包括螺纹、热卷在内都有1300-1400点的回落。

那么从目前的来看,其实基本上现在大部分的钢铁企业已经开始亏损了。

牛钱网:受疫情影响,全球很多国家货币宽松前所未有,造成的通货膨胀可能也是前所未有的,在这样的背景之下,美国总统拜登的万亿美元基建计划也逐渐上台,您如何看待美国大基建给全球黑色系商品带来的影响?

王海涛:全球的货币宽松,导致了海外的钢材需求、大宗商品的需求的一个大幅增加。其实,除此之外,我们还可以看到海外的PMI数据也是非常好的,欧洲美国的PMI都在60以上的这种水平,那么美国的万亿美元刺激计划,其实对黑色商品影响没有那么大,它取决于几个方面的原因,首先美国的机制和中国国内是不一样的,所以说美国的资金投入效率和基建的速度和中国完全不在一个层次。

第二点,我们看到美国的钢材消费量在正常情况下,除了去年由于疫情的原因,它的钢材消费量有一个大幅的下滑,往年美国在正常的情况下,一年大概消费1亿吨的钢材,因为美国制造业占比较高,建筑行业占的钢材消费量比重以及房地产、基建加起来占大约30%,如果只考虑基建的话,应该是占10-15%左右的水平。

也就是说美国的基建每年消费钢材大约在1000-1500万吨,如果说美国政府的万亿基建刺激计划如果出台或者开始实施的话,即使基建这个行业的钢材消费量翻番,也就是多出了1000多万吨,和中国以及全球比起来,其实这个力度还是比较弱的。

第三点,其实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热卷价格是1700美元,但是螺纹钢的价格只有800多美元,热卷和螺纹钢的价差还是非常大的,所以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得出来,它的基建这一块的投资力度或者拉动钢材消费的力度是非常弱的,主要还是靠制造业。

最后,其实大家也可以看美国钢材的一个进口情况,每个月也就100万吨的水平,那么它对好多国家实行了进口关税,有的关税高达100-200%,所以说也导致了美国国内和国际市场是有一点脱节的,因此我们不认为美国的万亿基建计划会是一个非常大的影响。

牛钱网:钢铁行业是工业领域的碳排放大户,钢铁冶炼产生的碳排放占全球碳排放的7.2%。您觉得未来钢铁企业有哪些途径和手段控制碳排放?如何在碳中和的背景下取得更有利的优势?

王海涛:对于钢铁企业来说,特别是长流程的钢铁企业,主要就是高炉转炉这种生产工艺,高炉其实就是用碳还原铁矿石的过程,肯定会产生大量的二氧化碳,所以对于长流程的企业来说,首先要明确到底排放了多少碳。现在很多企业根本不了解这一点,或者没有测算过,所以连最基础的东西都没有做到。

第二点就是应该了解每个工序排放了多少的碳,比方说烧结、球团的过程、高炉过程、炼铁过程、炼钢过程、轧钢过程,每个工序排放了多少碳,起码要做到了解企业的历史,排放了多少碳,然后每道工序排放了多少碳,然后后面就可以做一些技术改进了,我们要测算成本的情况,然后再和市场我购买的碳指标成本进行一个对比,哪个划算,我就直接去用最低的成本来达到降碳的目标。

另外就是要做一些技术改进,比如说降低能耗或者改变原料的配比,多一些废钢或者多用一些球团,因为球团的能耗还相对低一点,所以这种技术改进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。

我觉得未来企业肯定要把这几方面都要做好,然后精准的管理自己的碳,这样才能真正做到又降碳又降成本的目标。

牛钱网:请问您我国钢铁行业的碳排放主要来源于哪些环节?碳中和的推进会对钢铁总产量产生什么样的影响?

王海涛:我们整个钢铁生产它主要有两种工艺,大的方面有两种工艺,一个就是高炉转炉,就是用焦炭还原铁矿石,然后转炉中吹氧炼钢,钢坯再进行轧钢这种长流程的工艺,还有一种是用废钢加电,这种的短流程工艺。

目前来看,长流程的工艺,碳排放是远远高于短流程的,平均算下来就是高炉转炉这种长流程的工艺生产1吨钢大概排放2.2吨的二氧化碳,电炉如果100%用废钢的话,排放的二氧化碳大概是280公斤,所以这两种工艺碳排放差别还是非常大的。

如果我们要降低碳排放的话,其实主要还是要改变长流程或者降低长流程的碳排放,这是未来非常重要的一点。后期推进碳达峰、碳中和的政策,对钢铁的总产量影响还是比较小的,因为我们也测算了一下,整个的钢的产量取决两方面,第一个是钢材的消费量有多少?如果明年我们的消费增加10%,产量肯定是逐渐增加的,那么只有说我们的钢材消费量达峰或者到峰值了,这样的话我们才有可能让我们的钢材产量下来或者粗钢的产量下来。

第二点取决于我们国家的限产政策,比如今年我们要压减粗钢2000万吨,这样的政策出台肯定是要有一系列的配套政策,像前期我们提出来的降低出口退税或者后期可能会出现的政策,加征出口关税,这样的话让更多的钢材流到国内来满足国内的需求,这样的话也可能会降低我们的产量。

所以总体来看,其实只是通过双碳政策很难对产量产生直接的影响,必须通过降低消费,钢材的消费下来了,这样整个产量也就下来了,碳排放也下来了,这是一个市场化的手段。

还有就是通过行政化的手段让企业减产,或者制定一个全国的产量目标,这样的话也能使得整个粗钢产量下降,但是可能会承担一些后果,比如说我们的钢价的一个大幅上涨,这是对产量的一个判断,主要是取决于消费。

牛钱网:钢铁行业之所以碳排放如此之高,主要是因为75%的用能和原料都使用煤炭,那随着碳中和的推进以及碳价的提高,您如何看未来高炉和电炉炼钢的比例会有什么变化?

王海涛:钢铁整个生产工艺有高炉和电炉两种,其实还有一种非高炉炼铁,前期包括八一钢铁、建龙钢铁等都有一些类似的工艺,就是用非高炉的手段来生产炼铁工艺,但是其实不只是国内,国外也有这种工艺,但是整个来看,投资成本较高,能耗也比较高,运行成本比较高,所以有几个方面的一个硬伤。

国内的其实你去看八一钢铁的非高炉电铁能耗是非常高的,你们我们传统的可能高炉生产工艺过程,整个能耗大概在370-400公斤标准煤,但是这种非高炉炼铁的能耗大概在800公斤,所以它的能耗是非常高的,但是它有一个优点,确实能降低碳排放,因为它用氢还原,但是它毕竟有硬伤,所以未来推广的潜力还是不高。

其实即使没有“双碳政策”电炉的比例也会增加,因为我们每年的废钢的增量有1500-2000万吨左右,所以废钢有增量,对电炉来说,它的原料就会多起来。

第二点我们还要考虑一个产品,电炉冶炼的过程中,对于废钢的要求是比较高的,废钢本身有很多杂质,比如我们看到的这种杂质在生产过程中比较难去除,这会导致生产的钢材品质要略低一些,所以从全球来看,很少有电炉去生产中厚板的,很少有电炉去生产汽车板的。

如果产品要求高的话,一定要用长流程的工艺去生产,所以说如果说我们后期建筑用钢,螺纹钢或者普通的线材型材,这些品种的消费如果下来的话,其实你用高炉生产这种高端的汽车板、中厚板这样的产品,那还是要用长流程去生产,所以这是产品对工艺的一个要求,除了这两点之外,长流程的碳排放是远远高于短流程的。

如果说长流程生产螺纹钢、短流程也生产螺纹钢,那么后期肯定会对长流程的成本产生一个比较大的影响,那么长流程的竞争力也会变差。

所以从长远来看,电炉这个比例肯定会增加,但是同时也要考虑到我刚才提到的这几点,第一个是原料,第二个是产品。

牛钱网:我国预计会在6月底左右正式启动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,“碳权交易”大多数人还不是很熟悉,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“碳排放权”交易?

王海涛:我们国家前期也做了相关的试点,北京、上海、天津、重庆、湖北、广东、深圳,这7个地方开展了 碳交易的试点。碳排放权的交易,我们举一个简单的例子,比方说一个钢铁企业去年排放了2000万吨的二氧化碳,那么今年的政府会给他一个指标,比方说你只能排放1800万吨或者1900万吨,那么这个企业要通过技术改进或者降低能耗,改善原料配比来达到这个目标,如果达不到就需要通过碳交易市场去买了,弥补差额这一部分的碳。如果已经达到了,而且完全满足要求,则可以拿出多余的这部分碳去市场上去卖,这就是一个碳排放权的交易。

通过市场化的手段,其实是鼓励企业去做这种技术的提高、节能减排,降低全国的碳排放总量。

牛钱网:最后想请问您,随着“碳达峰、碳中和”的持续推进,您认为黑色商品有哪些投资机会值得关注和重视?

王海涛:短期还是要看政府的压减粗钢产量的力度和决心,要看到这个文件出台。政府压减粗钢产量的核心目的还是为了压制铁矿石价格,那么如果后期按照目前市场上流传出来的压减粗钢产量2000万吨,那么是利多钢材利空原料的。如果后期政府的政策明文出台了,然后也开始执行的话,其实最大的一个机会就是做多钢厂的利润。

但是你现在反过来看,盘面其实钢厂利润或者钢材的利润一直在压缩,就是因为政府的政策迟迟没有出来。中间发改委、工信部网站上都有明确的文件,而且新闻联播也有提到过,但是迟迟没有出来,所以市场短期是在交易没有压减政策,所以整个盘面利润都在大幅的压缩。

所以后期如果压产政策出来之后,也要看一下具体的执行情况,如果执行的好,其实最直接的一个策略就是做多盘面利润,多材空焦、铁矿,这是最直接的策略。

那么如果不压产的话,恰恰相反,要做空盘面利润,这是一个短期的商品投资策略,如果是从中长期考虑的话,要看一些比如说发电行业的光伏以及天然气。天然气这个商品是单位能量碳排放最低的,除此之外的新能源车、低碳技术,这些都是中长期的投资机会。

■文章仅供参考,不代表本平台及所在机构观点,据此入市风险自负。期货市场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!

(本文为牛钱投研中心原创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获授权转载刊登时应标明作者及来源。添加牛钱网公微:niumoney_com,获得更多精彩财经资讯。)

如果您对牛钱网有意见和建议请发邮件至:

niumoney@163.com,并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,我们的工作人员会尽快与您联系!

全国服务热线:0551-63423017

工作时间: 08:30-17:00

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!
© 2015 niumoney.com 牛乾金融信息服务(上海)有限公司    合肥牛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  ICP备案:沪ICP备15020862号-1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225号

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(皖)【2018】3523-068号   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(皖) 字第00488号   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皖B2-20180032

牛钱网微信 收起